母亲性感的臀部(全集1---20) -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   本地演示   点击:加载中

(一) 
   
  我自小便和母亲相依为命,爸爸在我十岁的时候病逝,把家里的重担一一交托给了母亲。母亲一向身体虚弱,除了每天早上要工作之外,晚上回家还要一边做家务,一边教我做功课,那时候我觉得母亲很伟大。 
   
  转眼间过了五年,母亲因为过于劳累,不支病倒了。她这一病,把多年的内疾,全都挤了出来,经过长期的医疗,终于把命给捡了回来,但她已失去工作能力。随着付了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用之后,家里的经济也出了问题,所有的亲戚见了都退避三舍。 
   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句话一点也没说错,爷爷的去世,大伯把我们的住所变卖。眼看即将无处栖身的时候,幸好我母亲多年好友祥嫂,收留了我们。 
   
  祥嫂是一名寡妇,被丈夫抛弃,无子无女的情况下,抛出个身子,当了按摩女。以前这是一份不受人尊敬的行业,她把得来的血汗钱,用在照顾我和母亲两人身上,我和母亲还一直都不知道。 
   
  我也在那年辍学了,结束我的童年生涯,开始迈向人生的第一步,十五岁的我,想找一份工作,可不容易。那时我思想未成熟,在金钱物质的引诱下,最后踏进了黑社会。我的工作是欺骗无知少女,让她成为我们的摇钱树,就这样过了三年,我得到的回报是金钱,付出的只是精子。 
   
  十八岁的我长得俊俏,不需要再去学校骗无知少女,被社团安排到一间按摩院做男妓,主要的客户是女性和阔太之类。当我第一天踏入按摩院的时刻,内心充满希望,我知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机会,而且能够让我满足一切,包括物质上的享受,所有的金钱、名车、大屋,都在等着我,因此也下了决心,一定要全力以赴。 
   
  当我第一天上课,见导师已在房中等候,急忙上前请安。当导师回过头的一刹那,我几乎要掉头跑掉,原来教我按摩的导师,竟然是我们的恩人——祥嫂!她见了我之后,也吓了一跳。最后还是她打破闷局说:「小忠,你不会是进错房间了吧?」 
   
  我说:「我……是……来……上……课……」    
  我害怕的听她说:「我是来教课的,只有一个学生,那该没错了。」 
   
  我说:「我应该称呼您什么呢?是老师呢?还是祥嫂?」 
   
  她说:「我不想教你也不愿教你,但工作上又不能不教,所以你还是叫我祥嫂吧。日后别向人提起我是你老师,免得你母亲骂我。」 
   
  我说:「是的,一切听从您的吩咐……」 
   
  她说:「你母亲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她可不知道,希望您别告诉她。」 
   
  她说:「我当然不会讲,难道想把她气死吗?你怎么会做这份职业的?」 
   
  我说:「祥嫂,我三年前进入社团后,今天才开始有机会迈前一步,我想你和母亲有好的日子过,所以才……不过我一有了钱之后,必定重新做人,希望您能谅解我。」 
   
  祥嫂:「你知道这课程要上几天吗?会有信心学好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为了可以早日上岸,我一定会努力学习。」    
  祥嫂:「我除了会教你一些按摩技术之外,还会教你如何把握女性的敏感之处。其它的我猜想你也会了吧?」 
   
  我说:「其它什么呢?」 
   
  祥嫂:「其它的是如何令女性感到需要做爱和满足……」脸上羞红着说。 
   
  (二) 
   
  我听了之后,下面鸡巴不停地充血,视线也转移到祥嫂的胸脯上,发现原来祥嫂有一对豪乳,三十五岁风韵犹存,为何我一直没发觉呢?哎呀!我怎能对祥嫂有如此邪念,马上用意志力,让心里欲火平熄。 
   
  祥嫂说:「我会尽量教你,你有什么不明白尽管问,旁边有笔和纸,你可以抄下,日后做练习,你能学到多少,那可要看你的天分了。」 
   
  我说:「知道了,我会努力学习的。」 
   
  祥嫂:「那你把衣服脱了,躺在床上吧。」 
   
  我开始紧张地问:「真的要脱衣服吗?」 
   
  祥嫂:「你不脱衣服,我怎么教你啊?快点吧。」    
  于是我把衣服脱了问:「那裤子也要脱吗?」    
  祥嫂:「是啊。」 
   
  我只好把裤子也给脱了,爬上床后,等待着祥嫂。    
  祥嫂走了过来,爬上了床,骑上我背后,把油倒在我身上,在我背部开始按摩,她一边按也一边讲解,告诉我用一根手指、两根手指、三根手指、五根手指按的区别,如何用阴力去按,又如何用手掌推动,我这才明白原来按摩是那么多的学问。 
   
  她一直从我背部按到我的臀部时说:「小忠,把内裤也脱了。」 
   
  我脸上一羞,心想那我的丑态,不是原形毕露?于是我爬下了床,把内裤脱了,接着用闪电式的动作跳上了床,用身体遮住我那已挺起的鸡巴。 
   
  接着祥嫂用手按在我的臀部,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,她再用手指,按我的大腿内侧,手指还朝向我的肛门推动,突然她用手指,顶住我的屁眼,我真想叫了出来,我未曾试过如此的刺激,跟着祥嫂又用手指,轻轻在我睾丸上一抓,我忍不住的「啊」了一声,她说:「刚才我所做的,你都记得了?」 
   
  我说:「我记得了,但我接触的都是女性啊,她可没那个给我捉……」 
   
  她笑了一笑说:「她没东西给你抓,你就用扫的啊……」 
   
  她又用手指在我肛门上扫了几下,我终于明白了。    
  突然她说:「反过来吧,该前面了……」 
   
  我吓了一跳,心想不好吧,刚才被她那一弄,我的意志力全没了,还差点把精子给喷了出来,你现在这时候叫我转身,可真难为我了。可是我又没办法不转身,于是闭上眼睛把身体转了过去。祥嫂说:「小忠,你那里可不小啊,相信日后必定有不少女朋友。」 
   
  我睁开眼睛说:「祥嫂……不好意思……我一时控制不住……」 
   
  祥嫂:「没关系……小忠,我看着你长大,你母亲又是我的好朋友,即然你已做了这份职业,我只好尽量教你,希望你日后能孝顺母亲吧……」 
   
  我说:「祥嫂……我一定会,而且我还会孝顺您呢。」    
  祥嫂:「小忠,我知你乖……,我无子无女,平时我当你是我的儿子,你知道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我知道祥嫂一向很疼我……我也希望日后可以报答您……」 
   
  祥嫂:「我知道你乖啦……」接着继续为我讲解,「前面的大腿内侧,你千万不可大力地按,要像我这般地运用阴力……」 
   
  我被祥嫂按得血管马上充血,而鸡巴也开始滚烫,血丝布满整条阳具,口里也: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地轻叫起来,她的手也开始按到我的丹田之位,阳具一柱擎天地挺着,我想叫祥嫂摸一摸它,可是又不敢说出口,臀部开始扭动着,我多希望可以将阳具触到她的手,视线也投向祥嫂的双乳上,眼神向她说我想让你摸啊…… 
   
  (三) 
   
  祥嫂:「小忠,你是不是很难受?」 
   
  我说:「是……的……我……」 
   
  祥嫂:「你的工作就是要让对方达到这个目的,一旦她动情才会重视你。」 
   
  我说:「谢谢您……今天的课程是否已经结束?」    
  祥嫂:「今天的课程基本上是上完了……你想结束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我……我……不想……结束……但……」    
  祥嫂:「但很难受,是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是……的……祥嫂……我……想……」    
  祥嫂把手往我的阳具一摸说:「是不是想这样?」    
  我脸上一羞,真不知怎样回答她才合适。我只能闭上眼睛猛点头。 
   
  祥嫂说:「我见你难受,就帮一帮你吧……你把眼睛闭上……」跟着她用五根手指,在我龟头上不停地转,那种又痒又酸的感觉,是我从来未曾试过的,接着她开始轻轻套动,另一只手轻抓我的睾丸。 
   
  祥嫂说:「想不到你的持久力也不错,而且龟头又大,阳具又长又粗……!日后定能赚很多钱,希望你没入错行吧。」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我的阳具。我的视线也投在她的乳房上。她发觉后说:「我不是叫你把眼睛闭上吗?」 
   
  我说:「刚才我真的闭了,但闭上好辛苦……好难受。」 
   
  我开始捏紧拳头,提起又放下,但我的视线一直望着她的豪乳,祥嫂发觉了说:「你是不是很想……摸……我的乳房?」 
   
  我羞着问:「祥嫂,可以……吗?」 
 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