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洋妈妈的苦恼 -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   本地演示   点击:加载中

来到美国转眼就是10年了。这十年里,我由硕士读到博士,接着找到不错的工作,买了自己的房子,而且在四年前离了婚。等到一切基本安定下来,把儿子从国内接来,儿子已经14岁,即将上高中了。 

@@到机场迎接他的时候,看他独自提着手提箱进入候机室,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跟我两年前回国探亲时相比,儿子样子大不一样了,从表面上看,似乎变化也不大,只是仔细看他的上唇,能够发现绒毛般的短须开始萌生。但他一见到我,依然是迷惘、迷人、带有几分羞涩的微笑,跟从小一样。 

@@跟他拥抱的瞬间,才察觉到他身体不再是那麽单薄。他不仅长高了,而且比上次见面时长高了一头,开口说话时,声音也失去了往日的娇嫩,正是他由少年到青少年时期变嗓音的时候。 

@@我们匆匆进入汽车,我边开车,边跟他说话。平日经常通过电子邮件跟他保持联系,如今跟他见了面,想问他的话很多,但他对我的急切问话,从是三言两语的简短回答。 

@@几次询问之後,我不再开口。从後视镜中,我看到他一路一会看看车窗外过往的车辆,一会通过後视镜观察我。 

@@我们在一路沉默中到了家。行李收拾完毕,给他看了他自己的卧室,看了我的卧室,教他使用浴室,让他洗了澡。 

@@洗完澡之後,让他休息。他说不累,睡不着,我们就开车出去买东西。 

@@在车中依然是一路沉默,他在默默地观察我,看到我注意到他的观察,他便赶紧把目光移往别处。 

@@为他买了许多生活用品和衣服,回家的返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。在商店里买东西的时候,才难得见他稍微活泼了一点,询问各种衣服的价格,在美国穿着的有什麽讲究等等。 

@@我买刮体毛用的吉利剃刀时,他问买我剃刀干什麽?我一时不知道怎麽回答好,只好含糊回答说∶“我自己要用。”我觉得不好意思跟他说,在美国,女人要经常刮腋毛和腿毛。幸好,他听到我含混的回答,也没再追问。 

@@接下来,倒时差、联系学校上学,一通忙乱。忙乱中,觉得儿子跟我的关系开始亲密起来,因为有很多事情他要依赖我的帮助,而我作为他的母亲,自然也很乐意尽我的所能帮助他。 

@@儿子的英语学得很快,学校里的课程三个月之後,他基本上就可以听懂了。学习成绩除了英语和历史还有些问题之外,科学、数学等理科科目,他很快就达到中上的水平。 

@@随着重新相聚的忙乱和新鲜感消失,儿子跟我的关系似乎又疏远了起来。每天晚上下班回家,总是看到他在自己的房间里默默地看书、看杂志。晚饭基本上每天都是由他来做,一边吃饭,一边尽力跟他聊,我发现他好像总是在设法回避我,不肯跟我深谈。但凭着母亲的本能敏感,我从儿子三言两语的回答中,了解到他很苦闷。 

@@我本来以为,儿子在这里适应得很快、很好,虽然有些困难,也是在意料之中,会逐步克服的,没想到,其实他依然觉得到处都困难重重。即使是他擅长的理科科目,由於英语有限,他学得也非常吃力。他很想家、想国内的老朋友和同学,因为他发觉在这里很难跟同学交往,怪不得他会如此抑郁。从此,我给了他更多的关心。 

@@有一天公司休假,我难得一个人独自在家一整天。收拾完我自己的房间,我又收拾了他的房间。撤换床单的时候,在他床垫底下我发现了一本《HUSLER》杂志。翻看着男女肉体交缠、性器交接的画面,不禁猜想儿子究竟是从什麽地方得到的这本旧杂志?猜想他究竟是以什麽样的心态和姿态来看着色情杂志? 

@@作为母亲,作为也经过青少年时期的人,我只是不禁感到儿子可怜。儿子跟我一分离就是十年,在青少年期间的躁动时期来美国,语言文化迥然不同、他的生理、心里和身体急剧变化,儿子感受的各方面压力可想而知。 

@@我把儿子的色情杂志原封不动地小心放回,又查看了儿子的电脑上网记录。果然不出所料,儿子喜欢访问色情网站,而且把很多画面下载储存起来。一幅幅打开儿子储存的色情图片,可以看出他喜欢看到是群交场面,喜欢看年轻亚裔女子和男子性交。 

@@他最喜欢看的看来是来自日文色情网站的男子在女子脸上射精(日语汉字写的是“颜射”),另外还有母子相奸的画面,因此这类画面储存得最多。 

@@我这才开始理解,儿子为什麽看着我的时候会经常突然转开身去,好像是要下决心把抛开我,不看我。先前以为他是羞涩,看来羞涩是真的,只是没有想到他为什麽跟我也要这麽羞涩。 

@@他特别喜欢储存的画面,是母亲被儿子搂抱、儿子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、儿子的双手搓揉母亲乳房、母亲在儿子的性刺激下失魂呻吟或叫喊,他肯定也是用这样的眼光来看我有一段时间了。 

@@我不知道,儿子在国内以及到了这里之後,在各方面,尤其是在性行为方面都有什麽经历,受到过什麽影响。作为一个并不死板的母亲,虽然知道到了儿子这个年纪,男孩子会想方设法满足自己的好奇,但我仍为儿子十分担心。他在这里人地生疏,亲人只有我,但我是他的母亲,他不能把压抑心中的各种苦闷,尤其是把性苦闷对我倾吐。 

@@想到这里,我也苦恼起来。 

@@打扫儿子的房间,在儿子的床垫下发现色情杂志《HUSTLER》,在他电脑记录中发现他每天花大量时间浏览色情网站,下载储存了很多色情图片,使我感到震动,也使我陷入苦恼和沉思。 

@@窗外起了风,後院的草一个星期没割了,可以清楚地看到片片草叶在风中摇摆,篱笆下今年新载的一圈百合已经长到一尺来高。 

@@雷声大作,密集的豆大雨点打在树叶上“劈啪”作响声;两只小松鼠像是对下雨浑然不觉,在草间跳跃,然後跳到树上,跟往常一样。 

@@我最喜欢坐在自己的家里享受下雨天,平日难得碰到这样的机会。一旦有机会,我会坐在窗边看,一直看到雨住或天黑,看着或大或小或密集或稀疏雨点从天空中飘落,我总感到格外心身舒畅,好像闷热天洗澡一样舒适。 

@@但在这天,雨好像对我吸引力不那麽大了。 

@@我本来以为,跟儿子分别10年之後最终在美国团聚,今後的一切将步入正轨,可以轻松地享受生活了,没想到儿子来到身边之後,我跟儿子的关系反倒比大洋相隔的时候更疏远了。 

@@先前我们通过电子邮件频繁联系,有时甚至一天通信四、五次。当时,我们好像是能无所不谈,彼此之间基本没有隔阂。如今,我一天难得跟儿子说四、五句话,而且每次总是我问,他答。儿子的回答总是简短得不能再简短,有时乾脆就是“YES”或“NO”。 

@@回想起来,当时跟他通过电子邮件保持联系的时候,也只是皮相的联系,局限於彼此询问在做什麽、身边都有什麽事情。有时候他或我或许都可以些一些长信,但我们从来没有深谈,从来没有试图深入彼此了解。如今,每日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,终於使我们母子无可逃遁地意识到,我们母子彼此之间隔了一堵无形而实在的高墙。 

@@作为母亲,我努力试图打破这堵墙,儿子却以他的一言一行,每日每时都在加高、加厚我们母子之间的墙壁,使我的一切努力成为徒劳。这一切使我感到焦急、苦恼、痛心。 

@@我知道,儿子虽然来美国已将近半年了,但依然要算初来乍到。新的生活、新的学校、新的语言、新的学习科目,接踵而至的各种青春期心理、生理发育反应,使他应接不暇,难以应付,於是他便试图把自己锁闭起来,锁闭在他自己创造的、自己感到安全的无形气泡当中,尽量减少跟他人的接触。 

评论加载中..